七千一命:盲山 (2008)

8.12.16


年前第一次聽到《盲山》這部電影,是陪隨著禁片之名,與《活著》及《鬼子來了》等名作並列,在我的認知當中,通常這些禁片的共通點都圍繞著色情、暴力或鬼神之說,若以上皆非,就一定是太過真實,觸動到強國政治的敏感神經。今日再看,電影出奇地被完整放在Youtube上供公眾參閱,全片一刀未剪,一按即看,與早前設下的森嚴感覺大相逕庭。

我不知道該如何定義《盲山》這一部電影。

劇情、恐怖、社會、紀錄,驚慄中帶點荒謬,荒謬又因現實而警世,立場不同、時代不同,觀感可以很迂迴。作為香港人,《盲山》道出了一直潛藏於我等心底裡的無名恐懼,那種無法掌握和估算的野蠻,堂皇出現在自以為已經相當現代化的今日社會裡,鄰國視之為日常,卻是港人恐懼的失常。面對瘋狂與野蠻,有人真盲失焦,有人裝盲自欺,自由被綁架的案件,又豈止於一個陝西山頭?


蠻荒故事/
近年我城吹起一陣山風,人們爭相返歸大自然,花草林木峭壁高原剎是壯麗,自然界的一草一石,頓成為烏托邦的聯想線索,更有遷居野外的呼聲出現,好像走出石屎森林,就能一窺天堂之雅。這份對大自然的嚮往過於夢幻,反倒忽略了蠻荒世界的苛刻無情。

山裡的好是遠離煩塵,這份距離同時令你在山中孤立無援,面對種種天災人禍,才發現叫天不應、叫地不聞,最恐怖。《盲山》的故事發生在陝西秦嶺的一條傳統農村,該村四面環山,人煙稀疏,女主角雪梅被惡意綁架後,唯一的出路就是山口的公路,但山口守衛森嚴,一旦有誰的妻子意圖逃走,就會被村中的男人攔下。村裡的人跟她說,要離開這兒,就要一口氣越過山頭,幸運的,坐上主幹道的順風車絕塵而去。連綿的山麓成為了雪梅等被囚女性的囚牢,遠方象徵著文明的都市,反倒散發著雪梅希冀的自由氣息。


中國最不缺的/
人口販賣之所以成立,始於對人類的物化、商品化,而為何人會淪落至被金錢統一量化價值的商品?因為在地大物博的中國,最不缺的是人。反觀《盲山》中的小村,物產說不上豐饒,但仍稱得上自給自足,最從缺的東西反而是女性。活在大陸,從出生開始就要接受資源分配的考驗,男丁有傳宗接代的能力,體能亦較女性強壯,向來都是一孩政策下的首選,這個現象在農業社會尤甚。

電影中有一幕,村邊不遠的水池上浮沉著一具女嬰屍,女主角雪梅站在圍觀的人群後,這大概是她第一次看見屍體。圍觀者眾,沒有一個人視之為反常,更遑論為受到殘害的弱小生命發聲。因為在他們眼中,女嬰是沒有價值的,若果只能生一個孩子,任誰都會選擇較有生產力的男性,沒有經濟效益的生命,隨手就可以像垃圾一般捨掉,更無需負上任何法律或責任,一眾成年人對殺生感到麻木,全然捨棄掉對生命的尊重和敬愛。這些在城市中被視為無法無天的惡行,在偏僻的農村裡光天化日下恆常發生。


父權架構說了算/
如果說都市是資本巨鰐壟斷的世界,那麼自然界就顯得更為弱肉強食。

在《盲山》中的村落,資源分配的法則由部份有權勢的人士操弄,當中只有約定俗成的含糊傳統,沒有合符人性和法治精神的明文規範,亦即是大人物說了算。作為事件中無知的受害者,雪梅一直力陳人口販賣的不公,歇力以自身作為大學生的學識和道德觀來曉之以理,說服村民還她自由,但黃德貴一家深信只要付了錢買她,就是公道合理的「娶妻」,村民如是說,村公所亦如是說。

其實,《盲山》中每一起事件都指向一個事實:村裡的權力一面倒向成年男性傾斜,女性只是男性在組織家庭上的工具,負責打理家事、務農以及生育的奴隸,但諷刺的是,除了雪梅以外,沒有任何一個山裡的女人嘗試反抗這種不公的制度,即使她們當中亦有著病相憐的被囚者。黃德貴的媽媽身為人母,理應具備母性與慈悲心,卻一直鼓勵雪梅認命,服從他們家策劃的這門暴力親事;與雪梅處境一致的兩個村婦,更斯德哥爾摩症發作,反過來說服雪梅安心接受眼前的既定事實,因為是女人,因為是弱者,所以無論處境多麼難堪、身份多麼卑賤,都要習慣,直至凡事都可以逆來順受。忍耐本來是美德,出自她們的口,卻成了對人格與獨立精神的侮蔑。

無論是雪梅以肉體換來雜貨店老板的金錢協助,抑或村公所多次向村民徵收苛稅,都是上位者對下位者的無理壓榨,對錯倫理的尺度掌握在權勢一方手上,這以外,就只有經濟利益足以推動人事,這充份體現了農業社會如何單靠人治和自然甄別來決定法規、權力順位與資源分配,在權力如此傾斜的人治社會,常識並不管用,且怕秀才遇著兵,有理說不清。


絕對之惡/
世間到底有沒有絕對的惡人?在充滿著戲劇效果的電影當中,我們慣於將角色分門別類,這是好人,這是壞人,這是好心做壞事的好人,而他,就是偽善的壞人。推而及之,《盲山》裡大概沒有絕對的惡人,只有沒有骨氣的弱者。

屆滿適婚期的黃德貴要娶妻,大可努力發奮成為女性值得信託終生的男人,而非透過買賣來霸佔別人的子宮。老師作為全村唯一的讀書人,有著德誠之美名,卻沒有堅守道德與勇氣,帶領女主角離開魔山,在敵視文化、矮化知識的山村裡,他由始至終都一事無成。黃德貴的父母靠著農業自給自足,儘管處處受到村公所的苛稅壓迫,但他們沒有想過反抗,只懂得欺善怕惡,進一步欺壓他人。

在這個環環相扣的社會當中,沒有人認為自己是徹頭徹尾的惡人,是以沒有反省,反而合理化同流合污,就算在我們身處的社會之中,也常聽到「大家都是這樣做事所以沒有問題」這樣的訴諸吧?黃德貴一家、老師、村公所、郵差、公車司機、雜貨店老板甚至是公安,他們都是制度下的弱者,受到上級的壓榨,藉著壓榨下級來平衡得失心理。或許,他們的確能獲取一些眼前利益,又或在賤踏別人中佔便宜,得來短暫而虛幻的好處。只是,為30塊銀幣付出了的風骨,追不回來之餘,更令這個惡行漩渦一直運轉下去。山中幽谷死蔭無間,沒有人看得見光明出路。


《盲山》(2008)

導演:李杨
片長:102 min
總評分:7.0/10分

文:一樹 
2016年12月9日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意見

Editor's Pick

Like us on Facebook

Flickr Imag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