森山美栗:【小賢しい】の意味

23.12.16

作為本劇的女主人公,森山美栗一直都擔當著劇作的主視角。在新垣結衣的加持下,森山美栗的一舉一動都散發著惹人憐愛的氣息,即使她衝動犯傻,沒有一個角色或觀眾能對她動氣。沒錯,美栗看來就是這麼幸福的人。她被家人和朋友疼愛著,雙親不在話下,百合阿姨更是對她照顧有加,無論在財政上抑或感情上都給予相當體貼的支援,後期的發展都看得出二人亦親亦友的密切關係。美栗自身學業有成,考上心理學的研究所,即使仕途不順一度淪為無業遊民,都能遇上津崎平匡這個善解人意的僱主,找到一處能一展所長的歸屬。

或許我們都追求著美栗般的人生,不平坦,卻有眾多愛你的人並肩同行。這是命嗎?還是老生常談的一句--性格決定命運。


渴望被選上/

日劇向來帶給我們最大的感動,都是角色的成長。美栗作為《逃恥》的主視角,每集都以畫外音來透露心聲,可謂觀眾最能代入與投射的角色。由起初自信滿滿的感覺,到中段展露出對自身個性的厭惡與質疑,至後段順利建立女權意識,鞏固自我,並在平匡先生的接納中找到個性迷思的出口,一路走來,美栗想要找的是一個答案,一份認同。

   
【小賢しい】這個詞,是美栗揮不之去的惡夢。儘管她如何樂天知命,她都無法不去在意別人對自己的觀感。「明明我是為你好,為甚麼你卻如此反感?」我想我們都曾經試過同樣的迷失。盡力地為對方好,善加提點和支持,理性分析目前的狀況並循循善誘,這些本質看來沒有問題的「參與」,在某些情況下,原來會被解讀成「干涉」。啟蒙於心理學,美栗熱愛分析,擅長推測人的真實情感和傾向,但人性是複雜的,有時我們並不想被猜對,被徹底洞察太赤裸,沒有誰能坦誠接受美栗這種人的分析建議,更甚者,武裝起來反唇相譏,於是美栗的好意,實行起來就變成想太多、說太多,在別人眼裡,只是賣弄小聰明。極力去討好卻沒有被曾經鍾愛的人珍視,自此美栗在心中插入【小賢しい】這把利刃,每當自己再次為誰動心時,一刻的情緒冷漠都會牽動纖細的神經。

來自他者的標籤及愛人的無情指責,【小賢しい】象徵了美栗無日無之的自我質詢。
首次看到劇名,大家或會認為是指專業獨身者津崎平匡逃避由1變成2的人生,現在回想,其實美栗才是全劇中最大的逃兵。無法拿捏應有的相處態度而節節敗逃,美栗一旦和誰親近,內心就會變得極其脆弱,逃跑,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。腦補是美栗獨一無二的地方,更為劇集本身帶來不少有趣的段子和畫面,但回到現實,頻繁的腦補其實意味著思前想後的困窘,猶記得美栗當時為了一句口誤,意志消沉了數天,工作時、獨處時、看到酒瓶時,就會不期然反覆吞吐著那些不快,自我厭惡之餘,亦會擔憂為對方造成迷惑,對著心上人平匡,這份剪熬更是萬劫不復。

由始至終,美栗都像我們每一個平凡的人一樣,想要被喜愛的所選擇和認同,在職場上也好,在情場上尤甚。愛情並非甚麼能夠一句道盡的簡單事情,但我們大致明白天下間絕少有公主與王子的童話故事,大部份人,都像美栗和平匡一樣,在不同的相處模式中尋找平衡點,透過每日的對食時間理性溝通和檢討,慢慢推敲出二人都能舒適共存的關係,共同期待一個有你會更好的將來。

「如果能相信彼此的話,無論何種形式,只要能在一起就好了吧,本來人跟人之間就有著各式各樣的關係。」
--森山みくり
逃離一切價值榨取/

最後,我必須為美栗的女權主張而致敬。「價值榨取」是這部以愛情輕喜劇的糖衣包裹著的核心命題,家庭主婦歷年在男權社會中的無償付出,有愛情是否就不需要麵包,目的和性質應否成為勞動者的薪酬回報指標,這些過往被視為離經叛道的想法,通通都是當代社會中備受關注的議題。社會一直在改變,很多觀念,即使已經成為明文規條,亦需要隨著時代推演而適度調節,才能配合社會中的人文發展一同成長,迎接進化。

經常幻想自己作為議員演說政策,又或突然接受電視台訪問,處處反映出美栗潛藏於心底的主見與想法,也都只有這種思維和涵養,才能引申出婚姻、勞動價值的進階討論。
在《逃恥》中,這些討論巧妙地隱藏於契約婚姻之內,一來就以合理薪酬來重新定義兩性在「夫妻」關係中的對等位置。主理家務的美栗主張一分錢一分貨,起初大膽提議契約婚姻,亦是出於對生計的考量,有付出就要有相對的回報,從沒有例外。向家庭主婦支薪並非全然只利女性,對於薪高糧準的專業程式員津崎平匡而言,美栗在打理家庭上,無論是絕對優勢抑或是相對優勢都比他來得高,自己專心發展事業,家務就透過支薪交由能者當任,無礙是一個雙贏局面。



在劇中美栗就有說過:「家庭主婦明明就分擔著家庭一半的工作量,卻因為沒有薪水回報,即使努力打理得一塵不染,亦只會被視為理所當然,偶爾一兩次失誤,卻會受到強烈斥責。」家庭主婦的勞動付出是可以量化的,等同丈夫出外工作一樣,既辛苦、亦有其不可撼動的價值,即使在今天社會中未能即時效法劇中的「契約婚姻」,給予家庭主婦實質的金錢回報,但至少我們要明白夫妻間向來都是分工合作的對等關係,沒有誰養誰,更沒有誰欠了誰。

此外,編劇在美栗與她的好友小安的副線中安插了辦市集這個段落,充份補足了美栗對勞動價值的堅定捍衛。跳過情愛關係,其實在職場,尤其是創意業界,價值榨取的情況俯拾皆是。很多人打著慈善、學習、未來商機、甚至是為你好等荒謬之名號,恣意剝削勞動人員的應得利益,利用他人的善意來獲得好處,漠視別人付出的寶貴時間和創意輸出,其實才是最可恥的行徑。




《逃避雖可恥但有用》(逃げるは恥だが役に立つ)
原作:海野綱彌(講談社「Kiss」連載)
導演:金子文紀、土井裕泰、石井康晴
編劇:野木亞紀子

www.tbs.co.jp/NIGEHAJI_tbs/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comments

Editor's Pick

Like us on Facebook

Flickr Imag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