夢旅人

19.11.16

午後,我來到一座和式古城,身邊是一位熟悉的朋友,我們上到一個足以遠眺整片大地的窗口,窗外已滿佈連綿櫻花迎接我們,花芯熟稔度不一,有些已經長得泛紅,有些還是粉嫩如芽,形成一片粉紅橙綠交替的悅目景緻。


我興奮得整個人伸出窗外,不慎驚動到依著城堡生長的花蕾,幾近熟成的花朵被我驚動,一下子嘩啦嘩啦地墜落。當下我感到失意,向身後同為遊人的一位阿姨點頭致歉。

良久,朋友與我回到地上的城門大堂,經過一道樓梯時,我頭痛若裂,感覺是甚麼東西要鑽入腦袋似的,朋友問我怎麼了,我突然哭了出來,眼淚不期然下流,朋友說:「你記起來了嗎?」淚幕裡,我詢問其意思。朋友說:「你醒來醒得最遲。」然後引領我到藏有大名高德壁畫的房間,續:「我們都是戰國時代效忠此城之主的武將,而你就是唯一的軍師,不知何故,我們都相繼在戰爭開始前沈睡不醒,先醒來的人,就回到他們的崗位血戰到底,未醒來的人,城主下令要好好守護直至他們醒來,後來大家都陸續醒來了,戰事亦順勢展開,唯獨你一直遲遲未醒。」我插嘴:「我睡了多久?」朋友目光遊離,說他不懂現世歷法,只以花期為界,花開花落上千次,我醒了但卻又從未醒來,不過不重要,戰爭早已結束了。他的眼神回到牆上的壁畫,一位最莊嚴的大人物身上,眼神滲透莫名的哀傷與悸動。我抽泣起來,身上纏鬥著晚於時代的傷痛,看著牆上每一張熟悉的臉孔,我記起來了。

城外,春櫻持續綻放,在遊人繁多的一條石板路上,我問身旁這位曾經的戰友:「現在誰在擔領一統天下的旗幟?」他回答:「大人,名為世界政府之機關。」我不解,額頭還是隱隱作痛。


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意見

Editor's Pick

Like us on Facebook

Flickr Image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