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港式風物】念念不忘 必有《迴響》:莫非你就係粵文新潮流? 讀日文嗰時,總係覺得日本文化入面嘅「內」同「外」好煩好難分,但後來細心諗,香港人都係非常擅長公私分明嘅民族,至少在「書寫」呢件事上面一定係。唔係咩? 我哋會分得好清楚咩係口語,咩係書面語,講嗰時用咩,寫嗰時又用咩。 除咗...


【港式風物】念念不忘 必有《迴響》:莫非你就係粵文新潮流?

讀日文嗰時,總係覺得日本文化入面嘅「內」同「外」好煩好難分,但後來細心諗,香港人都係非常擅長公私分明嘅民族,至少在「書寫」呢件事上面一定係。唔係咩?
我哋會分得好清楚咩係口語,咩係書面語,講嗰時用咩,寫嗰時又用咩。

除咗一般同朋友傾歇、Whatsapp 傾公務等情況以外,我哋幾乎好少會將粵語、白話寫出來。

寫文、創作唔再講,一般情況下嘅落紙落筆,都會自動波粵轉中,因為怕用得唔夠啱,唔夠得體,中文硬係高雅一等。呢個概念,會唔會係由於細細個老師就同我哋講:寫口語就係「錯」,要扣分,要改正?

【雞公嶺2021】山的美麗與哀愁 2017年3月,雜誌社要做一本環保專號,我負責電影版,揀選了齊柏林的《看見台灣》,那時他健在,而我第一次透過他的作品讀到「美麗與哀愁」這一句。 未試過親身踏足,真的不會意識到這句話的份量。


【雞公嶺2021】山的美麗與哀愁


2017年3月,雜誌社要做一本環保專號,我負責電影版,揀選了齊柏林的《看見台灣》,那時他健在,而我第一次透過他的作品讀到「美麗與哀愁」這一句。


未試過親身踏足,真的不會意識到這句話的份量。

【漫遊展覽】《我們的模特兒》:人才是故事的主角 如果有人突然邀請你參與裸體寫生,在拒絕和答應之間,你又會考慮什麼呢? 有時結果並非最重要,重要的可能是你當下對於身體的自我觀照,以及你成為大城市的一員,如何在露與不露間抉擇,有多大程度上受到社會主流思想的影響。 外國流行一句話「Yo...


【漫遊展覽】《我們的模特兒》:人才是故事的主角


如果有人突然邀請你參與裸體寫生,在拒絕和答應之間,你又會考慮什麼呢?


有時結果並非最重要,重要的可能是你當下對於身體的自我觀照,以及你成為大城市的一員,如何在露與不露間抉擇,有多大程度上受到社會主流思想的影響。


外國流行一句話「Your body is a temple」,神聖、莊嚴,且要善待、供養。言則,珍重並不等於封閉,裸體文化在外國,尤其是德法等地,總是與追求自由、權利等新文化運動密不可分,支持者眾。


以往在香港講這話題,往往都會被歸類到小眾、偏門的一角,但在落入時代夾縫中的香港,再談身體的自主、美醜,你又會不會有不一樣的看法?年末的藝術展覽《我們的模特兒》,或許會給你更多元的想像。


【社會】從《麥路人》回望麥記:如果香港,都有深夜食堂。 身邊沒有幾個人談論《麥路人》好唔好睇,反而會問《麥路人》應唔應該睇。無他,這是積下的業。公民社會,觀眾視野變得更明澄,一套戲不單只是娛樂,一票也有更深的考慮。觀眾會問,當你叫我入場支持你時,你又有無支持過我們。


【社會】從《麥路人》回望麥記:如果香港,都有深夜食堂。






身邊沒有幾個人談論《麥路人》好唔好睇,反而會問《麥路人》應唔應該睇。無他,這是積下的業。公民社會,觀眾視野變得更明澄,一套戲不單只是娛樂,一票也有更深的考慮。觀眾會問,當你叫我入場支持你時,你又有無支持過我們。

末代皇帝溥儀:初代眼鏡男 The Last Emperor 以往觀影,總對歷史題材的作品有點卻步,怕悶又怕唔熟書,未必消化到錯綜複雜的史料。今次邀請朋友陪同入場看重映的經典電影《末代皇帝溥儀》,十個人之中幾乎只有一個人應約,難得的賞識,也許友人是隱藏的貝托魯奇死忠,或像我一樣,單...

末代皇帝溥儀:初代眼鏡男
The Last Emperor


以往觀影,總對歷史題材的作品有點卻步,怕悶又怕唔熟書,未必消化到錯綜複雜的史料。今次邀請朋友陪同入場看重映的經典電影《末代皇帝溥儀》,十個人之中幾乎只有一個人應約,難得的賞識,也許友人是隱藏的貝托魯奇死忠,或像我一樣,單純想在歷史真相進一步被埋沒之前,好好了解一番。《末代皇帝溥儀》說的是一百多年前的事,但處於大時代夾縫裡那種不由自主的命運,對現在的香港人來說,卻是這麼遠,那麼近。

《阿基拉》(アキラ):滅世與創世 被廣泛地譽為神作的《阿基拉》由大友克洋所創,最近電影版在香港復刻重映。筆者上映頭幾日便入場朝聖,席上者大多都是入場重溫的回頭客,未開場早已對劇情議論紛紛,但畢竟事隔三十年,世界變了樣,很多事情都要洗走記憶,重新理解。 《阿基...

《阿基拉》(アキラ):滅世與創世

被廣泛地譽為神作的《阿基拉》由大友克洋所創,最近電影版在香港復刻重映。筆者上映頭幾日便入場朝聖,席上者大多都是入場重溫的回頭客,未開場早已對劇情議論紛紛,但畢竟事隔三十年,世界變了樣,很多事情都要洗走記憶,重新理解。

《阿基拉》不是一部電影,廣義上,更是一個劃時代的文化現象。帶點 Shame 地說,其實今次是我第一次看這部神作,也許是坊間總將之捧得太高,令每次想要拿出翻放都變得有點沉重,最後揀選了其他較為輕的作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