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專訪】變性人剖白:我們認真地活著

7.11.17


電影《當他們認真編織時》故事中的小女孩名叫Tomo(小友),香港亦有一位Tomo,不過她反而站在凜子的立場,經過長達7年的性別重置手術,現在她正積極展開作為女生的第二人生。Tomo自問不是編織能手,但若論勇敢面對真我這回事,她們是同樣的認真。


港版凜子:何妨自嘲?

日本人眼中的變性人故事,大概就如《當他們認真編織時》中漫天飛花的情境一樣,散發著晨雨後淡薄的清新氣息,沒有呼天搶地疾呼人權,反而增添了多元家庭、母性和幸福的深層討論,讓任何人都能平靜地服用、欣賞及反思。

電影中教人最難忘的一幕,很可能是小友童言無忌的一擊:「凜子小姐,你的子孫根現在去哪兒了?」凜子沒有被冒犯,反而借用道具來風趣說明手術背後的原理,看畢這段的觀眾不是下身一縮,就是會心微笑。

「其實這個態度十分正確,變性人跟其他人一樣,不會只有負面情緒。如果希望打破人與人之間的隔膜,有時候何不自嘲一下?在歡樂的氣氛下分享變性人的心路歷程,對方終會被你感染,不再感到害怕或排斥。」今年28歲的Tomo,曾經去過日本留學,也許人生閱歷漸深,她深信先做好自己,自嘲亦無妨。「不少變性人整日提心吊膽被攻擊不男不女,我認為首先應對自己的女生打扮負責任,穿著合時宜的裝扮,保持整潔。若然被質疑,可以當作下次進步的檢討,情況允許的話,更可以大方跟對方分享你的故事,讓對方了解真正的你亦如凡人。」


日本流行「反差萌」,意思是人突然露出與之前性格完全不同的一面而予人可愛的感覺。變性人不是洪水猛獸,倘若大家都能幽自己一默,或許我們都會看到可愛,而非可怕。

Tomo於日本留學時認識了一眾前輩及後輩,彼此處境相近,在飄泊的人生中互相扶持。

 


消失的七年/

電影中的變性人凜子從小就察覺到自己的女兒心,高中開始決定變性,畫面一轉,就跳到手術完成後的狀態。Tomo當日從電影院中看到這一段,感受尤其切身。「電影感覺很清新,淡化了背後發生的事情。由下決定到改變完成,出來感覺很短暫,但我自己就花費了七年光陰去處理。」

電影《藍色大門》的結尾,同為17歲的孟克柔與張士豪交換秘密,喜歡上同性友人的孟克柔慨嘆:「如果你17歲,你想的只是能不能上大學,不再是處男,尿尿可以是直線的話,你該是多麼幸福的小朋友啊。」


人生在世,豈有不煩之理?Tomo沒有自命悲慘可憐,但正當同齡人士在全心全意學習、工作,追尋夢想之際,Tomo就要花費比其他人更多的額外金錢、時間和心力來回歸女兒身,務求讓身心合一,重新出發。

「記得三歲那年生日,我對著蛋糕閉目許願,心裡閃過一個念頭:如果可以變返女仔就好了。」Tomo自此每年到生日的一天都許著同一個願,身體與靈魂一旦錯配,簡單至去廁所、上體育堂課等小事都足以教人如坐針氈。「那時根本不能專心好好讀書,心裡只想著如何順利變返女仔。直到我去日本讀書那年,我才下定決心去做,那年我已經二十歲了。」

逝去的光陰宛如流水下游,人可以做的就是做好現在、計劃未來。Tomo自覺下一步最想做的事,就是尋回錯過了的學習機會,然後開一個YouTube頻道,開班教授日文或策劃綜藝節目,理想多多。對剛迎來第二人生──現在才「一歲半」的Tomo來說,豐富多彩的人生才剛剛開始。


 第一人生の畢業禮/

Tomo不像電影中的凜子小姐,沒有苦心籌備一場刻骨銘心的告別式。她憶述當初迎接第二人生的關口,大概只是突如其來的一瞬。「性別重置手術前前後後經歷了近​7​年,原定要再多等半年或更多的時間,殊不知最後一次覆診時,醫生指檔期可以安排在三個星期後進行。上天最後沒有留給我多少時間思考,亦談不上要準備一場告別儀式。」

電影或許會較戲劇性,Tomo分享,不少前輩就選擇在變性後丟掉所有舊相片,連同男裝衣物一同搬出心房,一了百了。但好些事情,發生過自然會留下痕跡,也不是說想忘記就能全數抹消。「你說這道疤痕嗎?」Tomo指著頸部劃了一圈,有點尷尬地說:「這是當初做喉結移除手術後遺留下來的,其實胸部等手術部份也有疤痕。女生誰不愛美?必要時一定會靠化妝掩蓋啦!但就算有疤痕,我也不會後悔,畢竟是我為了當回自己而付出的代價及足跡。」


疤痕,不一定只有字面上的意思。電影中的凜子溫柔大方體貼高貴,堪稱男跨女中的完美模範生,但她仍然會介意自己的手掌和骨架太大,這些曾經當過男生的痕跡,無論她多努力都無法改變。生於香港的Tomo有著同樣煩惱,六呎高的身板姑且可算「高妹」,但47號鞋的大腳板以及低沉的聲線,一直都是她難以跨越的高牆。

「在香港真的很難買鞋,要不就是訂造,要不就要網購歐美呎碼,亞洲社會暫時未能照顧到歐洲體格人士的需要。」聲線方面,近年偽娘風潮熱吹,有人會在網上推出影片教學,傳授男生女聲之失傳秘術。Tomo對此反而看得較輕:「可能因為我也受不了自己裝出來的聲音吧!覺得舒服自然的狀態也很重要。」


採訪後記: 

學習當女生,對一眾男跨女變性人來說,著實是一場自我實踐的性別革命。可幸女生不止一種,有高貴的、有爽朗的、有溫文儒雅的、更有健美好動的,她們無需屈就於單一框架內,縱然風格不同,亦能在自己最舒服適切的位置上,努力懷著尊嚴勇敢地活著。若你細心感受,自會發現這份認真和堅定的姿態,極其溫柔,極其美麗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Tomo曾接受過G點電視的訪問,有興趣看看Tomo在鏡頭前的真實一面,就可以關注一下這篇報導:



原文刊於Metropop #580_Film
TEXT: 一樹
PHOTO: Billy, 部份相片由受訪者提供

You Might Also Like

0 意見

Editor's Pick

Like us on Facebook

Flickr Images